皇寺金佛

编辑:潸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07:50:07
编辑 锁定
皇寺金佛的皇寺又名实胜寺,全名为莲花净土实胜寺,坐落在沈阳市和平区的皇寺广场。寺内的这尊金佛“玛哈噶喇”原本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国师帕思巴(含有灵童之意。俗名:罗追坚参,蒙古文字的发明者)喇嘛,募集千斤黄金亲自设计刻铸而成的。这尊金佛重达六十四斤二两(俗称千两金佛,旧制16两为1斤)。
中文名
皇寺金佛
又    名
莲花净土实胜寺
地    址
沈阳市和平区的皇寺广场
重    达
六十四斤二两
皇寺简介
老沈阳人都知道,皇寺是清代初期皇太极特意为“玛哈噶喇”纯金铸刻的大型佛像而专门建立的寺庙。竣工时间是清太宗崇德元年(1636年),由女真族人的领袖人物皇太极颁旨敕建的皇家庙宇。因为,“玛哈噶喇”是藏传佛教的最大护法神,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超常威力。所以,沈阳皇寺就成了当时居住在盛京城里女真族人所推崇备至的藏传佛教,在盛京城(沈阳)唯一的皇家庙宇里单独建楼供奉的主神。
实胜寺的主要建筑都是黄绿琉璃屋顶,与皇宫殿顶相当。管寺“达喇嘛”享受朝廷二品俸禄,掌有银质大印,足见此皇寺非同一般。当时,皇帝每年正月上旬都要率领王公大臣及前来朝贺的蒙古各部王公到此拜佛念祖,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历代皇帝东巡及皇亲国戚来盛京时,也多到此朝拜。乾隆皇帝执政期间,曾四次东巡,每次必临皇寺参佛,并亲题“海月常辉”四个大字,其笔力苍劲,颇具风采。而凡新到盛京上任的官员,第一件事也是前来参拜金佛。实胜寺也因之声誉倍增,香火不衰。
皇寺金佛
实际上,皇寺闻名于天并不是因为它是帝王所建,当年皇寺的宗教地位也远远高于后来的北京的雍和宫,而是因为“玛哈噶喇”这尊金佛不仅来源于元代时期的西藏,而且金佛本身又是战无不胜的常胜神灵。按现代的话来说,“玛哈噶喇”这尊金佛的文物价值和材料本身的黄金价值,加上名人制造的社会效应和金佛造像本身涵盖的宗教寓意,都足以使其价值连城。
,高一尺二寸。万亿紫金,精美绝伦,堪称旷世国宝。据说,谁能得到这尊“玛哈噶喇”,谁就能得到天下。譬如,元朝蒙古贵族就依仗着这尊金佛“玛哈噶喇”,征服了天下,统治了全国,建立了名扬四海、威慑天下的大元帝国。因此,关外的女真汗王努尔哈赤也梦寐以求地想得到金佛“玛哈噶喇”,祈望借助金佛的神圣力量来兼并天下。这就不难想象当初皇太极设计得到金佛“玛哈噶喇”时的激动心情。据庙内碑铭刻记,当即皇天极带领满朝文武赶去沈阳西郊,“跪迎玛哈噶喇。卜地建庙,名曰净土莲花实胜寺。”
这尊功勋卓著的“玛哈噶喇”金佛在元朝的蒙古贵族夺得天下后,供奉于山西省五台山。后来,元朝统治者的政权动摇,就在其面临即将覆没时,无可奈何之中只能鸟兽散乱败退到塞北草原自称北元,养精蓄锐企图卷土重来。当然,必定携带着神灵宝贝“玛哈噶喇”金佛。简单地说,也就是由成吉思汗的后裔察哈尔部的首领林丹汗把“玛哈噶喇”金佛带到了今天隶属于内蒙古赤峰地域的领地,建城供奉。
明末清初的国家事态颇为复杂,尤其是关外塞北之地三足鼎立。关内有大势已去的明代王朝;关外有正在崛起的女真族人;塞北草原存在着强弩之末的北元蒙古部落。于是,女真汉王努尔哈赤和首领皇太极,出于对“七大恨”的报复和觊觎中原入主关内的需要,祈望“玛哈噶喇”金佛能给其新生的政权带来神奇的战斗力量。所以,皇太极继承了努尔哈赤的遗愿,想方设法地得到“玛哈噶喇”金佛。于是,女真族人派遣奸细深入建都于内蒙古赤峰哈尔部的林丹汗部落,并重金收买了佛庙大喇嘛摩尔根喇嘛,最终由摩尔根喇嘛牵引着白色的骆驼携带着“玛哈噶喇”金佛,沿着古道前往盛京(沈阳)。皇太极马上先派出蒙臣华礼克图囊苏前往半途迎接摩尔根喇嘛,而他带领着满朝文武官员随即赶来。就当摩尔根千里迢迢来到距离盛京城西不太远的地方,亦即行至如今北市场皇寺庙西边的一棵老槐树下时,白骆驼突然卧倒不起。摩尔根喇嘛又惊又喜,认为此地是佛门圣地。皇太极闻之更是欢喜,便旨令在此地兴建佛楼一座,供奉嘛哈噶喇金佛。
实际情况与传说大致相符。据说,白色的骆驼走到今天的皇寺广场附近,就一头倒地口吐白沫安然地死去了。于是,皇太极闻讯大喜过望,带着满朝文武官员,离开盛京皇宫,走出盛京城西郊承德县附近的攘外门(今沈阳小西门),又西行约二里多地,才来到白色骆驼归西之地。皇太极认为,这是“玛哈噶喇”金佛神灵显现,择地而居正是吉祥天兆。于是下令择日吉时,卜地建庙,这才有了沈阳这座著名的净土莲花实胜寺——皇寺。如今的沈阳皇寺庙内,“玛哈噶喇”金佛楼阁之下一层,便是一座藏式小塔,塔内葬有摩尔根喇嘛和白骆驼的遗骨,永志其奉献了“玛哈噶喇”金佛的功德。总之,金佛“玛哈噶喇”来到了盛京。
就在皇太极得到“玛哈噶喇”金佛的当年(1634年),盛京城里就发号施令依仗武力统一了关外建州女真各部;又兴兵攻打塞北的北元蒙古部落,结果战果显赫满载而归。试想当年夕阳返照,落日余晖,在辽西茫茫草原的荒原古道上,旌旗猎猎暗阡陌,马蹄声碎惊昏鸦。满清兵卒押解着一队老弱俘虏,风尘仆仆地向盛京城阙走来。队伍之中有位重要人物,那就是察哈尔部的首领林丹汗的妻子,后来成为皇太极的四大福晋(太太)之一的贵夫人。林丹汗仓慌出逃兵败溃退走死西陲草滩青海湖,他的妻子就归降了满清女真,并把大批财富包括传国之玺在内的细软统统作为嫁妆一并孝敬给了新的主人皇太极。第二年,女真改称满州。第三年再改国号为清。女真汗王就是这样步步为营,再一步登天,摇身一变,坦然蹴就成为了大清皇帝。
“玛哈噶喇”金佛到达盛京城沈阳之后,有许多神奇的传说,直至今日仍耳熟能详。其一,就是“玛哈噶喇”金佛在皇寺大殿建成之后,不肯在大殿留驻,往往在第二天早晨看到金佛自己待在大殿西侧。据传说,每当夜晚,“玛哈噶喇”金佛就驾驭着祥云飞到大殿的飞檐耸脊之上,面向东方望日而出。金佛的反复显灵似乎在暗示人们,大殿并不是他所理想的家。于是,又在大殿的西侧南角落,偏离了中国古建筑非常讲究的中轴线,当不当正不正地建了一栋二层阁殿式的佛楼,名曰“玛哈噶喇”金佛楼。并把“玛哈噶喇”金佛供奉在二楼之上,面朝东方迎接朝霞。消息传出,不胫而走,朝拜者蜂拥而来。香火鼎盛,闻名遐迩。实胜寺佛日争辉,名噪当时。就连西藏的九世班禅活佛觉道雪山峰大师,也不远万里前来拜谒。可见“玛哈噶喇”金佛的影响神威波及异域边陲,可谓是老幼膜拜,妇孺皆知。
当时,拜佛的信徒,由当班的达喇嘛领着登上佛楼。拜佛者一般都带有供品或者金银作为香资钱,达喇嘛接过供品放在供桌上,然后,边念经边用金佛边的降魔杵往跪在金佛前的信徒头上碰一下,以示“消灾祝福”。拜佛的人与日俱增,只要晨曦初露,庙门一开,拜佛的人就接踵而至,特别是那些达官贵人每每出入于佛楼前。
女信徒是不能上佛楼的。就是皇后贵妃也不允许面见“玛哈噶喇”金佛。如果想要拜见,只能由达喇嘛在楼下接待。清朝皇帝每次东巡都必须去见“玛哈噶喇”金佛。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于雍正四年(1728年)降旨重修佛楼。
在盛京沈阳,凡是上任的大小官员,第一件事就是去实胜寺,到“玛哈噶喇”佛楼去拜见金佛。否则官位不稳。因为,实胜寺的喇嘛都是受到皇帝的封赏,特别是 “玛哈噶喇”金佛倍受皇家青睐,所以,皇寺的达喇嘛一般都是一二品的官衔;而且有规定,够品级的喇嘛去见皇帝如走平路,守卫皇宫的卫兵不得阻拦。《盛京通志》载:“……喇嘛均有品级,交通官府或干预词讼,民间皆敬畏之……。”因此,不但老百姓敬惧喇嘛,就是地方官也不敢得罪他们,上任前必须去见金佛和喇嘛。
金佛遗失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3月30日,国民党辽宁省政府主席徐箴派人到皇寺察看“玛哈噶喇”金佛,就在当晚金佛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然而,祸不单行。1946年4月2日,由于寺院旁的一家木器店失火殃及寺院,烧毁了牌楼和山门,加之金佛又神秘失踪,喇嘛被囚禁,可谓是雪上加霜。当时奉天的国民党官方报纸《中苏日报》披露了这条令世人震惊的新闻:藏于沈阳皇寺的稀世珍宝——金佛被盗。顷该间,人们街谈巷议,猜测种种。金佛究竟被谁盗去了呢?而国民党有关当局初步认定:金佛被盗,系皇寺喇嘛所为。于是,警察局上午接到报警后,下午就开始捕人。除了扎萨克喇嘛包因纳木合和一个账房先生而外,他们将其余的17位喇嘛全部抓到警察局审讯,喇嘛们的住所也被翻了个底朝天。据上世纪末皇寺仅存的当事人,时年92岁的老喇嘛常海峰在沈阳皇寺时叙述:气势汹汹的警察对众喇嘛进行了严刑拷打,压杠子、灌凉水、坐老虎凳,逼他们招认。严刑逼供无效,鸣枪恫吓无果,警察局只好将喇嘛们分批释放。就这么折腾了一个多月,金佛仍无踪影,而喇嘛们确实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富有传奇色彩的“玛哈噶喇”金佛案成为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无解之谜!沧桑巨变,事过境迁,但老沈阳的人们有时还会触景生情,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曾经辉煌灿烂的传世国宝“玛哈噶喇”金佛。有时候还会琢磨金佛的下落。在诸多揣测之中曾经有一说颇具信同,说:“玛哈噶喇”金佛被盗窃之后,不愿离开沈阳这块风水宝地。于是,就在偷运者装船离岸不久,便大发神威,将盗船连同贼人一块儿,翻入深海,从此匿而不现……
词条标签:
宗教